庭審結束後,家人見到肖英發痛哭攝/法制晚報記者 曹博遠
  法制晚報訊(記者 洪雪)一個研究生畢業的IT高材生,自攢偽基站售賣,一臺凈賺1萬元,並且負責“售後服務”,不斷給自己的機器升級,使偽基站發垃圾短信的速度居然快過運營商。
  今天上午,46歲的被告人肖英發站在了丰台法院的被告席上,發財夢醒。據記者瞭解,這是本市首起製作、銷售偽基站案。
  庭審現場不承認自己賣了那麼多
  上午9點10分,身穿號服的肖英發被帶進法庭。他一直低著頭,回答問題聲音很小。
  “對於起訴的罪名和基本事實我沒有異議,但是我以前在公安機關曾說賣偽基站40多台,實際只有6、7台。”對於指控肖英發說。
  法官要求肖英發確切說個數字。“大概賣了6、7台,獲得毛利大概7、8萬元。”肖英發說。
  隨後,公訴人出具了5份證言,證實從肖英發手裡買過偽基站。肖英發表示,自己並不知道使用偽基站發送信息需要有關部門審批。
  檢方指控,2013年至2014年1月間,肖英發在丰台、朝陽、海澱等地,通過操控偽基站設備發送垃圾短信,造成11萬餘手機用戶通信中斷。此外還銷售自己製作的偽基站,應當以非法經營罪和破壞公用電信設施罪追究刑事責任。
  至記者發稿時止,庭審仍在進行中。
  案情揭秘IT工程師“找到”發財路
  1988年,肖英發考上北京師範大學物理系,畢業後回湖北老家當上了一名中專教師。四年後,他又考上了中國地質大學的計算機網絡專業研究生,畢業後進入IT企業擔任工程師。幾年後,他如願落戶北京,結婚生子,妻子是北京一所大學的副教授。
  2005年,肖英發辭職開起網店,售賣電子產品。2009年,他發現了一條掙錢多的路子——群發廣告。他花幾千元從深圳買了第一臺偽基站,開始發送垃圾短信。“當時除買設備外,還要買運營商的卡,將卡插到機器上才可以發短信,每發一條短信花費兩分錢,一天最多發一萬條能掙200多元。”
  2013年1月,肖英發花12萬元從上海買了一臺更高級的偽基站。他以“誠信群發裝備”為網名在QQ上打廣告,群發廣告不限條數,2000元/天。
  在網上打廣告後,生意不錯,不斷有客戶找來,大多是房地產和賣發票、放貸款廣告。
  偽基站發短信快過運營商
  2013年5、6月,不斷有人找肖英發買偽基站設備,於是他從上海、天津等地低價買進設備,高價賣出。
  有客戶機器壞了找他修理,使他萌發了自己攢機售賣的想法。於是,肖英發把整機拆開,很快就學會了攢機。
  肖英發找了4個代理人幫他賣偽基站設備。從2013年5月到2014年1月被抓,肖英發賣出近50台,一般一臺機器最少加價一萬元。
  肖英發在法庭上供述,群發短信時,會對附近的手機用戶有短暫影響,手機沒信號持續幾十秒。他還不斷給自己的設備升級,發送垃圾短信速度居然快過運營商。
  警方先抓“客戶”又抓“老闆”
  然而好景不長,2013年10月29日下午,丰台交通支隊西站大隊的交警在丰台區建銀路口東北角路邊執勤時,發現一輛銀色夏利違反尾號限行規定。交警將車攔下,在檢查過程中發現車后座上有一套奇怪的裝備,剛要詢問便見駕車女司機逃跑了。
  經警方調查確認,這就是一整套“偽基站”。警方後來抓獲了逃跑的女車主馬某,她交代了從肖英發手中購買“偽基站”併發送垃圾短信的犯罪事實。
  2014年1月14日,肖英發在海澱某小區被抓獲,在肖英發的配合下,警方又抓獲了購買“偽基站”設備的陳永偉、靳向葵、李松傑等6人,查扣“偽基站”設備6台。
  肖英發被抓時,汽車后座上就放著一套偽基站設備。
  記者追問
  商家群發廣告擔責嗎
  “偽基站”背後的廣告投放商、房地產公司等大型商家占據了一大部分,這些商家既想促銷宣傳,又想節約成本,從而選擇成本極低的“偽基站”進行發佈。
  北京盈科律師事務所律師馬裡認為,商家通過違法平臺發短信也應承擔法律責任。
  手機是私人通信手段,不是大小商家碗里的肥肉,手機通信必須尊重用戶的自由選擇權。未經用戶許可,任意發送垃圾短信,必須在立法上予以禁止。
  其次,在通信源頭、短信內容、發送渠道等各個環節,都要落實監管責任,整合監管資源。文/記者 洪雪  (原標題:IT高手自攢偽基站販賣 本市首起製作、銷售偽基站案開庭 被告人系計算機碩士 每台設備加價1萬售出)
創作者介紹

upxvkpnjmbirj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